是慈爱的老母亲本人

谁也别当悲情故事的结尾。

今天下午看了一篇盾冬,he,长而虐的he,疼痛的战线也被无限拉长。从一开始我就像被狠狠捅了一刀,然后没死成,是的太太不让我死,太太说是he,于是我等着伤口愈合。结痂了,我以为我要好了,大家都要好了,然后结痂的地方被小刀挑开,旧伤变成新伤。太痛苦了,无论我有多么痛苦,故事里的他们是百倍千倍的痛苦,于是我更加痛苦。为此我又看了好多篇真正意义上的he,但直到现在我仍然非常难受。无数个平行世界里发生的悲欢并不能互相抵消。明天上午我还要面试,然而我心上有了一道东非大裂谷一样的伤口,使我根本无法专注于任何一件事了。我终于理解予人毁灭不如予人不灭。以后会慎重发刀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