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慈爱的老母亲本人

谁也别当悲情故事的结尾。

【磊凯】玫瑰色的你

*一发完

*ooc是提前的愚人节快乐

 

01

初冬,凌晨一点的北京已经很冷。从机场出来一路上的车辆稀稀拉拉,间或几对飞梭来往的车灯给这个已经干枯的季节平添了几分生机。

吴老师裹着羽绒服,倦怠地靠在座椅后背上,一边抬手揉了揉眉心,一边灌了一口保温杯里的枸杞茶。

一盏盏路灯飞快地从他脸上扫过,明暗交织,轮廓分明。

他望向窗外的眼神过于冷漠,助理小心翼翼地从内后视镜里窥探他的脸色,心里把刚刚那班延误了三个小时的飞机骂了无数遍。

 

突然,一声微信的通知铃声在安静的车内响起。吴老师一个激灵,飞快地掏出手机。半秒后,他一扫疲态,眉梢浮起笑意。

一直紧张地关注着吴老师的小助理终于长舒口气。

手机那头一定是王老师。看来不用担心吴老师会爆炸了。

 

02

有两件事是事实:一、吴老师和王老师关系很好。二、吴老师和王老师是一对恋人。

第一件事众所周知,第二件事除了最亲近的小圈子里的人,没人知道。


所以八个小时前吴老师在录节目的时候,主持人问吴老师:“光棍节要到了,你有什么祝福要对光棍王老师说吗?”吴老师微微挑眉,笑容难测:“有什么好祝福的,我和他一起的呢。”

在场的单身少女都激动地捂住胸口,但没有人发觉话里有话。

 

如果录制现场有两个人的好友,他就会被吴老师话里话外往王老师身上引的骚操作虐得直拍大腿。

被问到最近最常做的事是在说王老师,被问到最喜欢的休闲娱乐是在说王老师,被问到新年愿望是在说王老师,被问到明年的工作安排是在说王老师……


论如何在众目睽睽下隐秘地秀恩爱,没有人比吴老师更精于此技了。

 

 

03

保姆车上的吴老师握着手机,笑容舒展,矜冷的五官都染上烟火气,像是幼时过年门里窗外都贴着的窗花,置之高阁是冷清,落入寻常家中就是暖意。

 

王老师:你什么时候到?我困死啦

吴磊Leo:还得半个多小时吧,你先睡,别等我了

王老师:不行不行,我要等你回来

王老师:我都五天没看到你了

 

吴老师的心一下子就软了,王老师委委屈屈的脸仿佛就在眼前。

那个人并不知道他撒娇的模样有多勾人,吴老师也从不提醒他,毕竟这是全天下独他一份的福利。

 

他们相识于少年,刘昊然第一次带吴老师参加高能兄弟聚会的时候,指着王老师说:“来,介绍一下,王俊凯,著名小坏蛋。”

那人露出小虎牙,笑眼弯弯,看上去神气又傻气。

吴老师笑着上前握住他的手,说:“久仰学长大名,我是吴磊,下学期就要请学长多多关照了。”王老师回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毫不客气地说:“没问题!以后学长罩你!”

 

可惜学长没能罩他多久。学长变成了他的男朋友。男朋友是用来疼的,所以以后还是由他来罩着学长吧。

只不过学长并未察觉自己是被宠着的那一个。

学长还是那个张牙舞爪的小坏蛋,小坏蛋做了坏事以后总是特别得意,凑到他面前来的眼神好像在问“怎么样我厉害吧?”他就把这个小坏蛋搂进怀里,顺顺他的毛,宠溺地说:“王老师最厉害了。”

 


你一看到就知道那是很幸福很幸福的人才会露出的笑容。你感觉甜,是因为真的蘸着蜜。

 

 

04

半个多小时后,风尘仆仆的吴老师终于推开了家门。

玄关处亮着一盏小橘灯。吴老师放下行李,轻手轻脚地往卧室走去。


卧室的门没关,王老师蜷在懒人沙发上,脸枕着胳膊,满脸困倦。床头的立灯照在他合上的眼睫上,投下长长的阴影。

吴老师走过去,想把他抱起来放回床上。手刚碰到背,王老师就懒懒地睁开了眼睛。看清眼前人,一时没有聚焦的双眼瞬间绽放出光彩。

王老师伸手圈住吴老师的脖子,把脸埋在吴老师的领子里,瓮声瓮气地说:“你可算是回来啦。”

吴老师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抱着他直起身来,向大床走去:“你先睡,我去洗个澡。”


把王老师放到床上,吴老师转身要走,却被人扯住衣角。他回过身来,床上那人没什么杀气地瞪着他,说:“亲一个再走。”

吴老师失笑:“等会儿,我一身都是灰。”

“过来嘛,先亲一下,等会儿我都要睡着啦。”

吴老师只好俯下身亲了亲这个小坏蛋。小坏蛋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讨吻的模样还是那么生机勃勃,让他心里一下子就呼啦啦地生长出了漫山花海。

 

等他洗完澡出来,王老师已经睡着了。他的脸半陷在柔软的枕头里,原本已经褪出清隽线条的脸颊此时被挤压出几许稚气的婴儿肥感。

也许是今天录节目时回忆了太多往事,王老师熟睡的脸一下子把他带回很多年前。

 

 

05

少年人总意气风发,没有握不住的流水,没有够不到的云朵。

20出头真是他们最年少轻狂的日子了。有一年,几个小伙子瞒着家长、经纪人和粉丝去了一趟海参崴,直到微博发出来外界才知道这帮小祖宗去了哪里。


是命运吗?在那个名叫“征服东方”的地方,他征服了他。

 


那段时间吴老师连轴转,赶完一个节目录制来和他们会合的时候身体状态已经有些不好,再被海风一吹,一倒床上就起不来了。

但几个人原本计划好了第二天一早去海边看日出。

吴老师吃了药,恍惚中让他们别管自己,就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他额头上搭着降温的毛巾,被角被掖得死死的。

一颗毛茸茸的脑袋靠在床边。

吴老师一时间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是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那颗眼熟的脑袋。

脑袋的主人发出一声呢喃,满脸困意地抬起头来,问,你醒啦,好点没?

 


王老师好看的眉毛微微蹙起,毫无防备的纯净眼神像林间一头莽撞的小鹿,只见过风清月明,没见过火药枪弹从血肉中穿过会盛开礼花。

于是他看到猎人的时候一点也不怕,新奇又雀跃地歪着头上前。

 

没好。好不了了。

吴老师对上王老师的眼睛,发光的沼泽,明亮的深渊,那是他的最怕和最想。

 

王老师看着吴老师发呆的样子,以为他的烧还没退,担心地撑起身子去够吴老师的额头。

那张总是在梦中困扰他的脸一下子在眼前放大。

午夜的梦境里,这张脸总是没心没肺地笑着,露着他的虎牙,骄纵地眨着眼睛,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让吴老师喘着粗气惊醒。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想当他的学弟。也不想当他的兄弟。

 

认识以来,吴老师和王老师格外投契,有空的时候会互相探班,收工得早会开黑吃鸡,在学校上完课会一起吃饭,天气好的周末会约着打球,“哈哈哈哈哈”的时候会@对方。然后某一天开始,吴老师的梦里有了王老师,醒来床单一片狼藉。

 

一定是因为没有女朋友才会做这种梦,他安慰自己。

20岁的吴老师颓唐地耷拉着脑袋,像是碰到了世界上最大的难题。不能对王老师起这种心思啊,他那么信任自己。

于是吴老师换掉床单,打起精神刮掉胡茬,去参加聚会、晚宴,和年轻美貌的姑娘们见面。

耳边是莺歌燕语,眼前是一张张挑不出错的脸,言笑晏晏之际,他却只觉得孤独。

没有那个人的场合,笑容是机械地勾起嘴角,让人疲惫。

 

晚上躺回床上的吴老师心里升起一股无力感。还能怎么办,就躲着吧。于是他借口身体不适,拒绝了王老师发来的组队邀请。

可是啊,那个人今晚又来到了梦里。

 

过了几天,王老师察觉自己被疏远了,生气地找上门来。

吴老师扶着门框,看着眼前人动气时格外生动的脸,有些不自在。

王老师熟门熟路地去厨房洗手,然后大剌剌地坐在沙发上,不见外地啃着苹果,那个场景让吴老师感觉恍若隔世。

他心里叹气,罢了罢了,他要是不愿意失去我这个朋友,我便一直当他的好兄弟吧。


于是他强压下难以启齿的心思,再次捡起好兄弟的日常。只是夜里再梦到那个人的时候,多了很多揪心断肠的剧情。

他就在梦里独自难过着,白天再见到王老师,还是笑着揽上他的肩,问,我们今天中午吃什么啊?

 

这样的日子不能长久,他也知道。

他怕自己的眼神藏不住,怕他总是忍不住往王老师身边凑的身体会露出端倪,怕他聚会的时候喝多了会说胡话,怕有一天王老师那双总是含着亲密的眼睛会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

可是他太喜欢他了。喜欢到觉得还能这样守在他身边的日子每一天都像是偷来的。

 

后来王老师在小群里说想出去旅游,吴老师第一个响应。为此他推掉了两个通告,加班加点把工作完成,才挤出了两三天出游时间。

 

 

只可惜超负荷工作身体撑不住了,现在只能躺在床上,连累王老师也错失了据说美得不可方物的日出。

 

让他朝思暮想的脸就在眼前。形状美好的嘴唇像朝露中的玫瑰花瓣,在一抬头就能吻到的位置,引诱着迷途的人。

美得不可方物吗?吴老师看着王老师的脸,心里想。

 

邪恶的念头像藤蔓般绞生着,匍匐着,一点点向眼前这株玫瑰花伸去。

他不想只是这样看着,用目光去描摹他的眉眼和唇瓣。他想把他关起来,想躲着太阳和月亮,在世上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让这朵小玫瑰只为他一个人开放。

他想凑近眼前那张睡意朦胧的脸,把所有芬芳都吸进肺里,那会是他的氧气,随血液流遍全身。

  


吴老师无比清晰地听见欲望在咆哮,它膨胀成一只巨兽,将苦苦支撑的理智一掌掀翻在地。

脑内有根弦断了,吴老师知道自己完了。



/遇见你的那天爱情就降临了,

但后来的每一天里,

它躲躲藏藏,我也躲躲藏藏。

只是等到这一天,你让我避无可避,

我才敢睁眼去看,

我对你的爱是由来已久,

蛛丝马迹,有迹可循。/

 


他突然生出破罐破摔的心思。于是他握住了王老师的手。

握住以后他却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一直恪守在好兄弟的位置上,从不敢奢望能把自己的爱意捧到王老师面前,所以也从没设想过要怎么表露心迹。

 

直说吗?要不要迂回一点?会不会吓到他?

可是总会吓到他的吧。王老师看上去好糊弄,但比谁都容不得沙子,一定不能接受被这样惦记着,何况那人是他这么信任的兄弟。以后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大概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吧。

吴老师感受着手心里的温度,心里生出许多不确定。脑子像糨糊乱成一团,手指就卸了些力,像是要松手。

 

手指却被人握紧。

已经坐回原位的王老师笑容羞怯又勇敢,明明感冒的人不是他,他脸上却升起不自然的红,眼睛发亮,像浸在水里。

他缓缓开口:“吴老师,有些话你一定要我说吗?”

 

吴老师盯着王老师强装镇定的眼睛,像是一朝被金银珠宝兜头砸中的乞丐,惊喜过大,不知道用哪只手去捡。

王老师看他愣神的傻样,几分羞涩也丢个精光,只想趴在床头大笑,把吴老师这难得的蠢相录下来。

吴老师终于反应过来,挣扎着坐起。


王老师的手就在他的手中,王老师的眼里没有嫌恶,他突然就有了勇气: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我想说我喜欢你,不是好兄弟之间的喜欢,是,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喜欢。我经常梦到你,我想亲你、抱你,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我知道你可能接受不了,可能会嫌我恶心……”

他看到王老师收起了笑容,开始摇头。

他像生怕被人打断一样,语速更快:“可是我真的太喜欢你了,我一想到不能和你在一起就难受,所以我才一直瞒着你。我,我发誓我一定对你好,那什么,重庆男人不是很多耙耳朵吗,你别当别人的耙耳朵好不好,以后我当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你愿意让我当你的耙耳朵吗?”

 

吴老师感觉王老师离自己太近了,近得能听见自己胸腔里如雷的心跳。

不,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吴老师的心跳,他一刻也不能等了,在得到王老师的回应前他可能就会因心跳过快而猝死。

 

王老师的眼睛要藏不住笑意了,那一定是个很好的答案。

 

吴老师一把将王老师搂进怀里。王老师有些不好意思,想笑,又要装作强硬,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你是不是装病,力气还这么大!”

吴老师没再给他吐槽的机会。他吻上了那双唇。那一刻的绝妙体验让他头皮发麻,灵魂像飘在半空中。他的眼眶泛起热意:妈的,果然是爱情。


片刻,他蓦地记起自己还在感冒中,连忙放开了王老师。

但王老师闭着眼,睫毛轻颤,脸色像玫瑰色的日出。他制止了吴老师退后的动作,两个人再次吻到了一起。

 

爱情是一场重感冒,我们一起。

 

 

06

想起这些,吴老师颇有些感怀。

从怀里这个人变成他的,至今已快十年。有些不敢想象如果当初他们都不够勇敢,如今又会是怎样。

也许还是没心没肺的哥俩好,也许各自妥协,牵起别人的手,也许早已疏远,在颁奖典礼后台客套寒暄。无论是哪种可能,光是想想就让他心尖发疼。


他后怕,又无比庆幸,庆幸这个人给了他勇气,让那个不够勇敢的自己勇敢了一次,才有了今天这美好得像是个梦的一切。

 

“你记得海参崴的日出是什么颜色的吗?”吴老师伸手把王老师垂在脸颊上的头发捋到耳朵后,低声自言自语。

王老师竟是没有睡熟,迷迷糊糊地嘟囔:“那天不是没看成吗?”

“我忘了。快睡吧,晚安。”

王老师的嘴唇弱弱地张合成“晚安”的形状,但连一点气声都发不出来了。吴老师失笑,凑过去亲了亲王老师的眼睛和嘴角,也闭上了眼睛。

 

他没忘。正因为没忘,才更加记得,海参崴的日出是玫瑰色的。

是玫瑰色的你。

 

 

    

 

--------------------------------- 

 

初冬,凌晨一点的北京已经很冷。从机场出来一路上的车辆稀稀拉拉,间或几对飞梭来往的车灯给这个已经干枯的季节平添了几分生机。

吴磊裹着羽绒服,倦怠地靠在座椅后背上,一边抬手揉了揉眉心,一边灌了一口保温杯里的枸杞茶。

一盏盏路灯飞快地从他脸上扫过,明暗交织,轮廓分明。

他望向窗外的眼神过于冷漠,助理小心翼翼地从内后视镜里窥探他的脸色,心里把刚刚那班延误了三个小时的飞机骂了无数遍。

    

突然,一声微信的通知铃声在安静的车内响起。吴磊点开微信,是他们几个人的一个小群亮着红圈。

群里都是最亲近的朋友。但他最近一两年很少主动在群里说话了,除非是那个人说了话。

 

群里王俊凯说他下周要去爬乔戈里峰。

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王俊凯像是突然变得特别爱挑战自我,等到他们回过神来,冲浪、攀岩、沙漠越野、穿越热带丛林,他都试了个遍。

 

群里其他几个兄弟接二连三跳出来,有担心的,有打趣的,吴磊的消息就躲在这里面,毫不起眼:“王老师胆子真大。”

 

不想王俊凯倒是略过了那些乱七八糟的问话,很快回应了他:“不大啊,我挺怂的。”

 

吴磊忖度了片刻,回了一个自己的表情包,开玩笑:“凯哥都怂了的话我怕是更怂。”不多时,王俊凯回他,语气莫名有些冲:“你是挺怂的。”

吴磊看着这行字,总感觉哪里透着古怪,一时又想不到该如何回应。

 

他们的对话很快被各种插科打诨刷了上去。吴磊索性关掉了微信的通知声,把手机揣回口袋里。

也只能这样了,他和他,从来就不是好到无话不说的关系。

 

夜色被路灯切割成一块一块,无端显得凄惶。

这条从机场回家的路走了太多遍,虽然从未带给他多么强烈的归属感,但今天头一次,他感觉自己像个三四岁的孩子。

他想起小时候牵着妈妈的手上街,却被来来往往的人冲开,只能孤零零地站在街头,东张西望,却没看见一张像是妈妈的脸。

 

 

半个多小时后,吴磊推开了家门。

黑漆漆的房子里没什么家的气息,客厅一角的空气净化器一闪一闪亮着灯。吴磊打开了玄关处的灯,一只猫突然窜了出来,扑到吴磊腿上。

吴磊一手抱起那只猫,向卧室走去。

 

阿姨临走前铺好的床早已被好动的猫压得不成样子。吴磊把猫放在床上进了浴室,那只猫又从床上跳下来,趴在浴室门上喵喵喵地乱叫。

等吴磊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那猫已经和地毯瘫到一块儿,呼呼大睡。

吴磊笑骂了一声“小坏蛋”,把猫抱回了床上。

 

这只猫被送来的时候,正好几个好兄弟都在。刘昊然一边逗猫一边问吴磊这猫叫啥,吴磊脑子一抽,脱口而出“小坏蛋”,刘昊然立刻大惊小怪:“这不是小凯的名字吗,你要养小凯啊?”

吴磊浑身一震,脑内警报轰鸣。他没来得及注意王俊凯的反应,嘴上先连连否认:“我瞎说的,名字我还没想好呢。”


一直低着头的王俊凯这时抬起头来看他,眼神像隔着雾,让他看不分明:“就小坏蛋吧,小坏蛋挺好的。”

吴磊有些慌神,再看王俊凯却已经低下了头。他只感觉后背涔涔冷汗,没顾得上探究王俊凯的意思,下意识应了下来。

 

后来这只小坏蛋就陪了他快十年。

借着这只猫,他每天都能念叨“小坏蛋”无数遍,咬牙切齿的,含情脉脉的,百转千回的,像是对着面前的猫,又像是在叫一个很远的人。

 

他没有别的办法。

他和王俊凯是什么关系呢?不能说不好,几个人的小圈子也有十来年的历史了,关系能不好吗?


但也仅此而已了。

所有人说起吴磊的好兄弟时,第一反应绝不是王俊凯,提名王俊凯的好兄弟,也绝不会先想到吴磊。

 

他们被各自的团队以王不见王的名义分隔了多年,后来成为学长学弟,更是被外界拿来处处比较。虽然不妨碍他们私下联系,但无意间看到评论里的捧高踩低,心里总有些膈应。

好像全世界都想看他们争斗,不想看他们感情深厚。

 

说来可笑,这么多年了,他们已经无法人为回避有对方在的官方场合,却从未促成一次真正的合作,唯一一次官宣同框竟是几年前一部主旋律的献礼电影,两人作为客串,海报上的剪影隔得极远。

众星参演的盛况下,这次粉丝口中的世纪合作没有翻起大水花。他们先后进组,拍摄时间又短,短暂的“合作”里竟是连面都没碰着。


吴磊有时候刷到了cp粉的絮絮叨叨,也会笑:“糖是不可能有糖的,这辈子不可能有糖的。”笑过之后,心里是无边的荒原。

他们真是错开了所有会产生比较的机会,也错过了所有惺惺相惜的机会。

 

其实他们是有过亲近彼此的机会的吧。

白天录节目的时候被问到最难忘的旅行,吴磊第一时间想起的却是那场没有他的旅行。

 

认识后的头一两年,有一次王俊凯说要出去旅游,他原本好不容易挤出了出游时间,临行前却因为太疲惫,一下子就被一场重感冒击倒。

那时候他已经喜欢上了王俊凯。不能和喜欢的人旅游的难受和针扎般的头疼相比,好像更让人不可接受。


他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天多。

等他醒来,打开微信,群里是刘昊然他们激动得叽里呱啦的乱叫。只有王俊凯,在那边的黎明时分私戳了他,发来了一张日出的照片。

不是太阳钻出海平面的景象,是漫天玫瑰色的云霞,不知道要用怎样的笔刷才能晕染出如此奇妙的层次,美艳,温柔,多情,包容,胜过世上所有诗句。

 

“你知道吗?海参崴的日出是玫瑰色的。”

 

那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喜欢,很久很久的喜欢。

那一刻他几乎要控制不住内心冲撞的情感,一行打好的字停在手边,踌躇着,还是没有按下发送键。

 

太清醒了。

他一直是个活得很通透的人,他为自己的通透骄傲,因为他总能先于他人看到潜伏的忧虑。他的前二十年都是颜色分明的黑白电影,简洁,利落,像这样大病初愈的时刻已经是他少有的被情左右了。

可即便是这样的时刻,他依然无比清醒。


他恨自己的清醒。

他恨自己看到了一旦被拒绝就咫尺天涯的惨状,恨自己看到一段见不得光的恋情会带给王俊凯的困扰,恨自己想要十全十美,所以不敢放手一搏。


他删掉了手边的字,回了对方:“真好看。”

 

他清醒得无比怯懦,怯懦地选择了沉默,沉默地缩在群名单里,扮演一个不远不近的角色。

 

 


 

临睡前,吴磊又想起王俊凯的话。我是怂啊,他看向黑寂的窗外。

小坏蛋在他怀里翻了个身,散发着暖意的身子让他想起他或许可以得到却并未得到的。

他最后叫了一声“小坏蛋”,怅然若失的。

如果他能勇敢一点就好了。

他关掉灯。

    

 

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他录完节目回来,王俊凯在家里等他。他对粘人的王俊凯说了晚安,亲了亲他的眉眼,搂着他进入梦乡。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像是本该如此。

多好的梦啊,王俊凯竟然也喜欢他。梦中的吴磊嘴角勾着笑。


 

梦中的吴磊不知道,千百里之外,海参崴某个街角小店的墙上挂着一张有些年头的照片,那是王俊凯补给他的玫瑰色日出。

背面有三行他最熟悉的字迹:

    To:L.

    爱情只属于勇敢者,不属于我们。

    K.


评论(52)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