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慈爱的老母亲本人

谁也别当悲情故事的结尾。

[磊凯]弑神(短篇完结)

檐声:

朋友们!你们纯生太太更新惹!超带感!!


纯生与爱不可得兼:



官博千粉贺文!


灵感来自微博@李柘榴 大大的原耽《模仿者》,但写出来以后基本上没什么关系了。


辣鸡文笔辣鸡文。


8000字短篇,请笑纳。



[磊凯]弑神


0.


 


世界是假的。


 


1.


 


杀手是个杀手。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从他对这个世界有感知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个杀手了。杀手业务水平高超,接过很多单子,业内有口皆碑。他的雇主们形形色色,有商业帝国风度翩翩的二皇子,也有被妻子离弃的潦倒落魄的赌鬼,他们叫他代号Leo,将他当成取人性命的一件工具,抑或奉作生杀予夺的无上神明。


他倒是不在乎。杀人是他擅长的技能,他记不清楚自己杀第一个人是在什么时候,似乎从他诞生起便以此为生。不过话说回来,杀手也搞不明白所谓“诞生”是个什么概念。杀手为了任务四处地走,身上只带一把枪、一支匕首以及半包说不上牌子的烟,没有亲戚朋友,亦无前尘因果。


然而他似乎并不在意。接下单子,执行任务,领取酬金,寻欢作乐,活着是一件比死去容易的事情,他从来没有对自己的人生产生过怀疑。


直到遇见王俊凯。


王俊凯是个普通人,小有名气的网络写手,而杀手的雇主是个现居A国的神学家——他自己这么称呼自己,更多的人则认为他是个作恶多端的邪教头子,活在暗处永不见光,却拥趸众多。杀手领取任务从不问因由,也忍不住好奇是什么让神学家不惜重金也要剥去一个陌生的普通人的性命。


只是好奇而已。杀手同他谈妥了价钱,手插口袋,转身溜溜达达离开,任神学家滚烫目光胶着在他背后。


大门关上的前一刻,杀手回头冲神学家示意:“走啦。”


“Good luck.”神学家牵动一边嘴角冷冰冰微笑——


“Deicide.”


 


很快杀手便发现这趟任务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简单。王俊凯和他之前了解到的一样是千千万万人中毫不起眼的一个——除了比大多数人要好看一点。王俊凯住在C国c市一个小区里,是个死宅,每天中午十二点起床,一点半左右会有外卖的小哥出现在他家门口,下午通常打游戏或者看番,晚上外卖小哥再次出现,而后八点钟开始在电脑前敲敲打打写稿子,通宵。


毫无威胁,乏善可陈。


但是杀手杀不掉他。


这非常可怕,杀手尝试过各种方法,统统以失败告终。起初选择狙击,无论室内还是室外,总会有阻挡物在开枪前一秒精准无误挡住他视线,一尊花瓶一棵树一个刚好从街角钻出来的熊孩子,巧合得简直像是对杀手的嘲讽。后来又试过近身击杀和制造车祸,没用,最成功的一次他离王俊凯只有三米远,正准备行动,拐角男女急促的喘息声清清楚楚回荡在僻静小巷。


杀手第一次尝到心梗的滋味,而前面王俊凯毫无所觉,脚步依然又稳又轻快。


杀手继续观察王俊凯,慢慢发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王俊凯的社交为零,没有亲人或者朋友联系或者到家中拜访过他,他也从不去酒吧和其它社交场所。如果这些还能用王俊凯的死宅属性来解释,那另外一些事的发现便几乎令杀手诧异了。杀手尾随王俊凯至一家便利店,王俊凯离开片刻杀手进店询问收银小姐:“打扰一下,请问刚才的那位顾客都买了什么东西?”


收银小姐茫然抬头:“先生您怎么这么问?刚才店里明明没有顾客啊。”


 


2.


 


王俊凯是个不被记住的人。


王俊凯的作品在网上发表,稿费直接打到他银行卡上,本人从不出现。而现实中也一样,人们只知道“王俊凯”这个名字背后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却从来记不住他的出现和离开。杀手向小区门口老大爷打听王俊凯,大爷乐呵呵笑:“那个小伙子,我知道啊,长得俊着呢,脾气不错。”


“这样啊。那请问今天上午他出去的时候,身上有没有带着什么东西?”


“……”大爷拧着眉思考,“小凯他今天上午……出去了吗?哎呀人老了,脑子都不中用咯。”


就是这样的情况。关于“王俊凯”这个人称代号的某些特征恰到好处地印在相关者的记忆中,就仿佛是被……刻意录入的一样。他没有亲人朋友,人们认识他,却从来不记得他。


王俊凯是不存在的存在,这听起来像一个悖论——他用了某种手段,把自己光明正大地藏起来了。


可是杀手却记得他。他昨天吃了什么,今天几点拉开窗帘,出门的时候和谁打过招呼——


他都记得。


 


“您的蜜汁烧鸭饭赠一听可乐。”杀手说,他穿着外卖制服笑容得体,觉得自己的演技还是不错的,说不定上辈子是个演员。


“哦……谢谢。”王俊凯刚起床,头上呆毛翘起来,眼神依然迷迷糊糊的。


“今天天气可真热啊,”杀手摘下帽子拿手背擦擦鬓角的汗珠,露出一个自认为阳光无敌无懈可击的笑容,一口白牙在太阳底下闪亮亮的,他紧紧盯着王俊凯的眼睛,“不好意思,但是……请问您能给我一杯水吗?”


他看到王俊凯很明显地恍惚了一下,然后眉毛上扬,眼睛微微睁大,下颚微张——虽然只有一瞬,但杀手确定,那是震惊的表现。王俊凯随即收起了自己的失态,但又有一丝不知是喜悦还是别的什么的情绪被杀手敏锐地捕捉。


他认识他?


王俊凯垂下头,抿着嘴唇答应了,他转身,杀手看不见他的表情。杀手安静地跟着他上楼。防盗门“砰”地一声关上,杀手想,这是一个好时机,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杀死王俊凯,对他而言轻而易举。


但他不想那么做了,至少不想在现在。


杀手坐在沙发上思考接下来的事情。手里捧着王俊凯沏的铁观音——一个死宅竟然喜欢喝茶这种事情实在令人难以理解,但王俊凯本人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谜题,其他的相比之下便都不重要了。


更何况杀手喜欢喝茶。陈年的铁观音,绵甜甘醇沉香凝韵,最合他心意。尤其是眼前的这杯,茶香袅袅如云如烟,带着陌生的熟悉感扑面袭来,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像这样坐下来,静静品一杯某人沏给他的茶。


——不对,这不对。杀手突然意识到,王俊凯对他这个“外卖小哥”,实在是过分的礼遇了。更何况,不说一两上好的陈年铁观音要多少钱,就这么丁点工夫,他上哪儿准备这样温度刚好的一杯茶?


 


3.


 


杀手住进了王俊凯的家里。他掏出枪来指着王俊凯的眉心,说如果你不答应我现在就毙掉你回去交差。


王俊凯笑了笑,说好啊。杀手诧异于他的顺从,他想了想,又说,但是我不会做饭,你愿意跟我一起吃外卖吗?


杀手不愿意。王俊凯微笑。杀手拿枪戳王俊凯脑门。王俊凯笑容扩大。杀手说我不管你得想办法不然我杀了你哦。王俊凯说,哈哈哈哈哈哈哈。


杀手咬牙切齿切青椒。他想王俊凯为什么不怕他呢?为什么?


这真是太令人沮丧了。


王俊凯在看《海贼王》,多少年前的老番了,还是乐得他东倒西歪的。杀手从厨房远远看向卧室里王俊凯懒洋洋的背影,一边在心里吐槽他,心里忍不住疑惑。自从进入王俊凯家以来,这里的一切都让他产生一种诡异的熟悉感,这种感觉一方面使他本能地恐惧,另一方面却又令他的四肢百骸都忍不住放下警惕,就好像终于回到了……该回到的地方。


玄关红蓝两色的拖鞋。茶几上的鱼缸。冰箱里讨厌吃却永远常备的青椒。一遍遍响起的《海贼王》主题曲。


到底是他的错觉,还是他的记忆?


 


“他们叫你Leo?”王俊凯夹了一块排骨,问。显然杀手的手艺比外卖高出太多,王俊凯的表情反映出他很满足。


“嗯。”杀手轻哼一声,“你连这个都知道啊。”


王俊凯翘起一边嘴角,笑:“我什么都知道。”


他们看新闻。神学家的邪教组织又上了头条,他的信徒宣扬说这个世界其实一直在被某一个人操纵着,要想获得自由脱离苦海,就要先找出那个邪恶的操纵者,然后毁灭他。


杀手看看新闻上信徒狂热的脸,又看看对面专心致志挑鱼刺的王俊凯,没有说话。王俊凯好不容易挑好了一块干净的鱼肉,夹起来放进了杀手的碗里。杀手:“?”


“做饭的奖励。”王俊凯说,然后他瞥了眼电视,漫不经心问杀手:“你觉得呢?”


“什么?”


“操纵者。世界。自由。诸如此类。”


“我没什么想法,”杀手说,“我不关心这个。这些人无非找个借口,为自己失败的人生做推脱。”


王俊凯若有所思。杀手又盛了一碗米饭,说:“不过那个神学家一定是个坏家伙没错了,他干嘛要说操纵者一定是邪恶的?说不定人家正是这个世界运行秩序的维护者呢。”


王俊凯挑了眉看他,他歪着嘴角一笑:“编故事嘛,谁不会?想怎么编都行。”


于是王俊凯也随着他笑开:“是啊。”


 


饭后王俊凯很自觉地去洗了碗。


王俊凯开始赶稿子,杀手无意去看,打着哈欠说要睡觉。王俊凯说你不怕我趁你睡着的时候报警?吴磊很嚣张地将枪和匕首都摆在茶几上:“不用趁我睡觉,现在报警就行——你报啊你赶紧报,不然我就去睡了。”


王俊凯无奈看他,眼中有笑意。杀手得意洋洋去洗澡。


他有恃无恐。


他凭什么有恃无恐?


 


4.


 


王俊凯睡的一直是客卧,杀手反而睡到主卧里来了。王俊凯没有解释,他也没有问。


主卧是双人床,两个枕头一床被子。他关了灯躺到床上感觉一切都很顺心,除了床太大,身边空空荡荡,只能抱紧被子。


疑点太多反而使人失去探究的兴趣。床旁边的墙上一枚小钉子宣告那里之前挂着什么东西,而抽屉里上了锁。想伪装又装得这么不走心,好像主人本无意隐瞒,和盘托出只是时间问题。


他拿出手机搜了一篇王俊凯写的小说看。王俊凯作品内容涉猎广泛,奇幻玄幻历史悬疑,他搜到的这篇偏偏是篇波澜不惊的恋爱小故事。


故事主人公是两个男人。一个是演员,另外一个和王俊凯一样也是作家,兼职作编剧。两人因为一部作品结识,相互吸引欲拒还休最终如愿以偿生活在一起。然而好景不长,他们像世间所有情侣一样开始相互厌倦争执不休,作家怨演员不能多抽出一点时间陪他,演员嫌作家不能全心全意理解他的事业。爱情被一点点消磨,两个人待在一起,只觉得很冷。


又一次争吵后演员一气之下飞了美国。经过一年想触碰又缩回手的冷却期,他们找到了这份爱情的病症并终于相互谅解。演员回家那天作家用这一年练成的厨艺给演员做了一桌子菜。然而演员迟迟不来,电话也打不通。


又等了一阵子,作家接到电话说,演员乘坐的那趟航班坠机失事了,乘客无一生还。


故事戛然而止。


这是王俊凯早期的作品,文笔青涩,故事平淡。杀手却看得心里一空,他忍不住想象故事里作家失去演员以后的生活,带着雾气的哀伤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作家那个时候,一定很难过。


 


神学家联系杀手问任务的进度。杀手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个任务比他预想的有难度。


神学家却没有像他预料中的那样诘问他,只是说那你继续,完成后酬金也许还会翻倍。杀手没有说话。


电话挂断之前杀手突然问神学家:“你们说的那个操控者,你真的相信他存在吗?”


神学家在电话那头发出意味不明的冷笑,并不回答:“你想加入我们?完成你的任务吧,任务完成之后,我想我们或许可以好好聊一聊。”


电话挂断了。杀手站在阳台上看风景,阳光很盛,非常明亮。


这时王俊凯走了过来,没有开口,拿出烟盒和打火机。


他们熟稔地分享一支烟。


 


5.


 


杀手在王俊凯家生活得很安逸,安逸到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个杀手。冰箱里有合他口味的棒冰,电脑中下载的网游他特别擅长,连床上枕头的软硬高低都刚好合适。除了青椒,一切都很完美。


太完美了。完美到令人感到心慌,仿佛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如果有人来到王俊凯家,一定会觉得王俊凯和杀手已经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你从电脑前一扭头我就会给你递上U形枕,这份默契实在难得。杀手有时甚至会为此感到不安,王俊凯却似乎习以为常。


工作的时候除外。王俊凯工作时不允许杀手进卧室,哪怕送一杯牛奶也不行,杀手觉得他赶稿时的煞气能够毁灭世界。


王俊凯的工作时间非常固定,只有一次例外。那次他们吃饭时新闻突然说起A国某个州的湖里发现了奇怪的食人鱼,鱼身鲜红翅上带羽blabla,杀手看得百无聊赖,王俊凯却眉头紧锁。那天他饭都没吃完就回卧室里去了,杀手刷的碗。


他记得王俊凯只说了一句:“这是不该出现的东西。”


杀手还附和了一声:“可不是嘛。”


后来杀手心血来潮上网查那则新闻,却无论如何也查不到了,就像这件事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他对王俊凯说了,王俊凯模糊地应了一声:“唔。谁知道呢。”


 


神学家那边一天天喧嚣起来。他们似乎在组织自己的武装力量,此举引起了政府的恐慌,抓了一些信徒,局势暂时稳定了一些。


时间悄然逝去。杀手开玩笑说自己堂堂一个杀手在王俊凯家里硬是被养成了家猫,王俊凯趴在沙发上撩起眼皮软绵绵抬手指厨房:“去做饭。我今天中午要吃宫保鸡丁。”


杀手就说:“嗳。”心里悄悄推翻了自己说过的话。


什么家猫,他现在这种状态,根本就是个猫奴。


猫奴就猫奴吧,杀手随即又愉快地想,反正我喜欢他,无所谓的。


发现自己喜欢王俊凯这件事,也是不知不觉间发生的。在王俊凯打游戏或者抱着抱枕看电视时,杀手坐在他身旁,偶尔会忍不住想要吻他,发旋睫毛或者嘴角,都可以。


而王俊凯并不抗拒。杀手想大概以前也是有过这样一个人的,给他做早饭午饭晚饭,陪他打游戏看番,亲吻他。


是该有这么个人的。


 


有一天他们上.床了。


那也是和平常别无二致的某一天,客卧的空调坏掉了,于是杀手从善如流地提出让王俊凯放假一天,和他一起睡主卧。


他发誓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内心没有任何龌龊的想法,而且有些事情他一个人也是无论如何办不到的。


但他们最终就是滚到一起去了,这是毋庸置疑的。王俊凯手抬起来碰碰杀手的脖子,杀手就转过身抱住了他。


杀手想,真好,和王俊凯的家一样,王俊凯这个人身体的任何部位,也都是完全符合他的心意的。


而王俊凯迷乱中攀着他的背在他肚子上到处摸:“你还有腹肌啊,好硬的。”


“硬吧。”


“嗯啊……嘶!”


过了好长时间,两个人收拾干净筋疲力竭抱着对方躺在床上。杀手很快就困了,可他感觉王俊凯这天晚上格外精神。


杀手快睡着的时候听见王俊凯小声喊他,他起初没听清,听清了之后突然就打了一个激灵,说不上是惊是惧是喜是怨,那是一种仿佛身体里的什么开关被打开了的感觉。


王俊凯声音低低仿佛恐惊林梢静雪,他叫他:“吴磊。吴磊啊。”


 


6.


 


于是他现在终于知道一点关于他“诞生”的事情了。


在故事的开端,杀手的名字叫做吴磊。


 


吴磊找神学家推掉任务。神学家盯了他许久,突然问:“他把你‘激活’了?”


吴磊不明白什么是“激活”,但他点点头:“预付款我会退给你的。你另请高明吧——记住要请打得过我的。”


“哈,哈!”神学家干笑,“这下好了,唯一一个可能杀死他的人也倒戈了,可是等着吧,事情不会结束的。”突然话题一转,“你不是问过我是否相信存在操控者吗?我告诉你,”他声音突然低下来,带着隐隐的癫狂,“我当然相信。”


不待吴磊说话,他的嗓音高亢起来,在吴磊面前急促地踱步:“都怪我那群愚蠢的信徒——怎么能叫操控者呢?俯视世界,掌控世界,玩弄世界,能做到这一切的,只能是神,是至高无上的神!”


他突然停下来,凑近吴磊的鼻尖,咬牙切齿:“可是这个世界上,本不该有神。”


 


吴磊明白了一些事情。他转身离开了。


这次离开前他没有说再见。


他突然想起来那次走之前神学家说过的那句话,那个单词。


——Deicide,弑神者。


 


王俊凯在吴磊的注视下,面色平静地打开了电脑。


王俊凯选中一个隐藏文档,密码栏输入吴磊的生日,文档打开。里面又有很多个小文档整整齐齐地排列着,文档名称纷杂像一堆乱码,吴磊随意点开一个文档,又点开文档里面更小的文档,如此行之,直到最后一个文档里现出一排word文件。吴磊点开最上面一个:


“20××年3月23日,J国海啸引7.2级地震,伤亡×万人。首相×××引咎辞职,××××继任(续)”


“‘续’就是未完待续的意思,”王俊凯说,“J国目前的发展走向,我不确定让他怎样做才好一点,H国同J国关系回春,我还在观望。”


吴磊陷入长久的沉默当中,说不震惊绝对是骗人的,但心里又莫名有一点“果然如此”的感觉:“这个文档……可以操控世界走向?”


“准确地说,是我可以操控世界走向。”王俊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捂住双眼,好像在思考该如何解释,“就像你说过的一样,编故事……但故事也不是怎么编都行的,如果出现了bug,目前所处的这个世界就会崩溃。”


吴磊继续漫无目的地点开一些文件,文件内容千奇百怪:“D洲×地××鸟科19××6月13日灭绝”、“Z国b省×县21岁青年阮××20××年3月被武装组织××吸纳为正式成员”、“C国国家研究院院士20××年7月9日肝癌离世”,诸如此类。


“蝴蝶效应,找到一个重要的节点加以改变,就能够控制整件事情的走向,”王俊凯说,“阮××再过七年会加入Z国的敢死队对A国总统进行暗杀,暗杀失败,同年6月两国会开战,L国地处Z国边境被波及,加入战争,”他挠挠头皮,放弃了,“后面怎么样我记不清楚了,反正得到的结果是C国有个领导人被查贪污下马,牵连出了很多人。”


“……”吴磊说,“哇。”


 


7.


 


吴磊准备关掉文档的时候无意间看见列表的最下面有一个很小的txt文件,文件名“Initial Date(初始数据)”。


他打开,然后愣住。


那是他那天晚上看的那篇故事。


他静坐了好久,扭头看着王俊凯依然平静的眼睛。“是你吗?”他问,心跳的速度开始加快,“你就是故事里的那个作家吗?”


“是,也不是,”王俊凯回答他,“这也是故事的一部分。你要听吗?”


 


作家是很好的作家。他的读者都说读作家的书,好像真的走进了作家创造的世界,那里的一草一木都真实得令人匪夷所思。


他们都以此为对他的赞扬,只有作家知道,他们说的,其实都是真的。


六度空间理论:任何两个素不相识的人,通过一定的方式,总能够产生必然联系或关系。事实上这个理论的应用并不止于人与人之间,演员罹难后作家经历了长时间的消沉,终于有一天,他坐在电脑前打开word,写下了Initial Date。


而后大概用了两年时间,作家在他所处的“现世”中寻找样本和关节并记录下来,在无数个这样的样本被串联并有规律地组合起来的时候,一个和“现世”几乎一模一样的世界的轮廓就形成了。作家用了大约十年时间对这个轮廓加以丰富,剩下的事情根据六度空间理论,已经“活起来”的世界会自行修缮和完整。


而最后一步,作家创造了王俊凯。他给予王俊凯他自己的名字、身体、人格、记忆和永不被伤害的能力,又赋予他维护这个脆弱世界的使命。


维护世界,然后,等一个人。


 


虽然已经被激活,但唤醒记忆需要时间。那之后的很多天里,吴磊和王俊凯都窝在主卧的双人床上,床上运动或者休息,墙上两人从来没有照过的照片重新挂回原处,抽屉里的相册也已经被一本本翻阅。吴磊顺着王俊凯的头发,听王俊凯慢悠悠讲他们以前的事情。


“那个世界真的和这里一模一样吗?”


“理论上应该是吧,毕竟我也没去过,”王俊凯打了个哈欠,“不过这里的阳光比‘现世’要明亮一点,色调也要更暖一些。作家和我都喜欢明亮的东西。”


“哦……所以你们都更希望我成为一个杀手?”吴磊撇撇嘴,“演员多好啊,我觉得如果我是个演员,也能很红的。”


“我当时喜欢上你就是因为你扮演了一个杀手啊,你在黑暗教堂里和大反派对峙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激动吗?你在大门合上前回头表示再见的那个镜头我还做了壁纸,十几年也没有换过!”


“哦……”吴磊心说怪不得总看那壁纸眼熟,可壁纸上人影只有那么一丁点大,谁认得出就是他自己啊。


 


8.


 


故事的最后,他们两个人一起,平静地迎接世界突然爆发的大崩溃。


“从那个疯疯癫癫的神学家出现起我就知道出现bug了,”王俊凯仰起头看橘红色天幕下突然飞过的巨大的纸飞机,“估计是‘现世’出了问题,”他叹了一口气,“作家他现在,大概已经不在了。”


自然灾害、流血冲突、难以解释的奇观、不断出现的凶猛的新生物,世界一片混乱,他们则安之若素。神学家在一场混乱的宗教运动中被异教徒发现棒击而死,不管他是从‘现世’而来还是真的是所谓的先知,此时都不得而知了。


 


Delete(删除)的那一天天气其实还不错,存活的人不再骚动和哭泣,巨大的废墟寂静安然,比“现世”更加明亮的阳光柔和地照耀在人身上。


阳光之下并无新事。


然后巨浪般的虚空如同实体席卷而来。所经之处一切都被粉碎吞噬,吴磊拉着王俊凯的手站在高处,声音很轻仿佛一声喟叹:“你说我们还有被restore(还原)的机会吗?”


王俊凯耸肩:“无所谓咯。”


于是他们接吻,在最后一秒。


天地空茫。


 


作家昨天晚上赶稿不小心睡着了,直到中午十二点才头痛欲裂地醒过来。他泡了新买的铁观音,手机订外卖。他点的外卖很快就到了,那时他脸刚洗到一半,头上还有两根呆毛翘得很昂扬。电话里小哥嗓音熟悉,很像他看电影时一见钟情的那个演员。他们后来熟了一些,但是作家顾虑太多,内心翻来覆去难以自持,总是不敢越雷池一步。


外面很热,阳光炽烈。戴着鸭舌帽的小哥个子比他高半头,微微低下头盯住他的眼睛:“您好,您的蜜汁烧鸭饭赠一听可乐!”嘴角斜斜翘起来,一口白牙在大太阳底下泛着细细的光。


作家愣在原地,脸颊迅速地烧了起来:“吴……吴磊?”


“嘿,我演得不错吧。”小哥得意挑眉,装模作样咳嗽一声,露出一个笑脸来:


“今天天气可真热啊——不好意思,但是……请问您能给我一杯水吗?”


 


0.


 


爱是真的。


 


END.


评论

热度(176)

  1. 是慈爱的老母亲本人檐声 转载了此文字